霜若风语

大家好!我这个(其实入坑很久但是一直欠税的)新人来交党费啦!(屑制作表情包)

p1:茸布向表情包

p2:小刀

p3:p1的无cp向

p4~p5:表情包原图

收下吧!沙雕表情包波纹疾走!(以后会继续制作)

像谁多一些,这是一个世纪性的国际难题(完结)

★开头致歉,老福特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手机抽风了(;´༎ຶД༎ຶ`),我还说为什么会有这么短的字数限制,再次道歉!

*是上一篇的后续嗷。没有什么多余的要交代嗷。

*今天也非常骚气的尼桑预警(别打我,我真的是仏厨!)

全文沙雕预警!!!    求评论嗷嗷嗷!越沙雕越好!!

早晨的阳光也是一副迷迷糊糊还没有睡醒的模样,暖洋洋地透过玻璃窗抚上弗朗西斯(流着口水的)恬静睡颜。初阳不是很晒,照在脸上毛茸茸的,恰似左手不经意感受到的触感。

        嗯?这是什么?弗朗西斯不安分的小手迷糊中带着一丝好奇地捏了捏这个谜之物体。嗯……软软的,手感相当好嘛,再摸一摸,光滑的像丝绸一样。最后揉一揉顶端,依稀可以分辨出是头发,毛茸茸的又有点扎手,不用睁眼就知道发色一定是灿烂的沙金色。

        综上所述……亚蒂快来接收哥哥我的早安吻!

        弗朗西斯眼一个鲤鱼打挺,眼都不睁,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向左手边的物体发动了精准的锁头式爱之攻击。其动作之行云流水恰似猫抓老鼠猪拱白菜(x)

        "唔……是papa啊……呼…哈……dada叫我喊你起床,结果一不小心睡着了,真是hero的失职啊……诶?等等,papa你在干什么啊!哇!胡子好扎!waaait,伸舌头是要做什么?!救命啊!hero要英年早逝啦!!!HELP!!!"

     正当年轻的英雄含着泪水准备光(放)荣(弃)就(抵)义(抗),一声气势磅礴的怒吼破空而来,接踵而至的还有一把底部焦黑的锅铲。

"胡子混蛋你在干什么!快放开阿尔!可恶…吃我锅铲!"弗朗西斯被声(嘤)波(式)攻(狮)击(吼)震醒,悠悠睁眼就看到有一个黑黢黢的不明物体散发着诡异的气场以360°托马斯小火车式快速回旋而来,直取他的面门。他吓得一激灵,立刻双手合掌往前一拍,好险,堪堪夹住了已经被空气摩擦得发烫,还差2寸就完美锁头的危险兵器——锅铲。

         "眉毛!你这是谋杀亲夫!一大早就这么刺激心脏病都要被吓出来了!"弗朗西斯翻着白眼,来不及调整刚才双膝跪床双手接铲的姿势就开始委屈地嗷嗷大叫。

        "刺激的人是你吧,刚才想对阿尔弗雷德做什么呢!果然是个变态胡子!"亚瑟紧抱双臂,也是气不打一处来。

      弗朗西斯自知理亏,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讪笑道:  "内啥,我这不是认错了嘛,阿尔的发质跟你太像了,这大概就是遗传的力量吧哈哈哈……对不起啊,吓到你了吧,弗雷迪……?"弗朗西斯歉意地看向刚才受到惊吓的孩子,却发现阿尔弗雷德的蓝眼睛亮晶晶的、近乎崇拜地望着他,连头上金黄色的呆毛都在兴奋地摇摇晃晃。

        "弗朗吉,你太厉害了!居然能接中老亚瑟扔的锅铲!我必须要承认你也是个英雄!"

         "谢谢你,阿尔,不过要叫我papa,叫亚瑟dada哦。还有……你刚才说我接中了什么?!"弗朗西斯在短暂的家庭温暖中,感受到了晴天霹雳打到了自己头上,哦,顺便把自己的厨房炸了个精光。他僵硬地低下头看了看手中焦黑的锅铲,又僵硬地抬起头望了望正在主卧门口探头探脑的滚滚浓烟。

     弗朗西斯感觉自己法国绅士的风度在慢慢向法国斗牛犬发展。  

" What the FrUK啊啊啊!亚瑟·柯克兰,你又双叒叕不知道多少次毁了我的厨房!鉴于你糟糕透顶的厨艺,哦不,我不应该用‘厨艺’这个词,因为在你手里它连艺术都算不上!但是,"弗朗西斯揉了揉太阳穴,认命似的叹了口气。"再次重申一遍,我爱你,亚瑟·柯克兰,所以这一次你依然不需要太自责,虽然我觉得你也不会感到自责。无论如何,"弗朗西斯(自认为)颇有风度的一撩头发,鸢尾紫的眼眸中流露出化不掉的温情(然而亚瑟肉麻得打了一个激灵)。他缓缓向前伸出手,就差直接单膝下跪再摸出一盒戒指。

        "亚瑟·柯克兰,你愿意与我一起,携手面对变为焦炭的……食物,到处飞溅的油滴,滚滚而来的浓烟,一起建设一个和谐、美丽、温馨、洁净、安全也就是没有我的陪同你不能进新厨房吗?"弗朗西斯的眼神坦诚又充满希冀。

        "弗朗西斯。"

        "嗯?什么~"

        "着火了。"

门外,哔哔啵啵噼里啪啦呼呼啦啦呜呜嗷嗷哔哩哔哩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红旗招展人山人海(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啊,别在意。)

        "……柯克兰,哥哥我跟你没完啊啊啊啊啊!"

        就这样,波诺弗瓦–柯克兰夫夫在腹中空空的情况下扑了一上午的火。

        打扫完最后一个角落,弗朗西斯精疲力尽地倒在柔软的沙发上,亚瑟虽然埋怨他衣服还没换也不怕把沙发弄脏了,但还是就势坐在他旁边,气喘吁吁地靠着弗朗西斯的肩膀(事后x)。就算累得腰酸背痛,法国人也不忘嘴碎地损一损身旁令他哭笑不得的"始作俑者"。

         "小少爷,乖乖的刺绣不好吗,为什么要天天跟我的厨房过不去啊,这是什么新的情趣吗?" 弗朗西斯笑了笑,将指尖上的煤灰点在英国人的鼻尖上,招来对方的一个白眼。

        "都怪你啦,本来今天早上的早餐是很完美的,结果阿尔弗雷德鬼哭狼嚎的,害我分心。居然是你这胡子变态欲行不轨!"

         "哥哥我也很抱歉啊,但是阿尔的发质跟你真的很像啊,我也是一时糊涂的说……"

         亚瑟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涨红了脸。

         "笨蛋,是我的话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偷袭了吗?!果然你还是去死比较好!"

         "停停停,哥哥我认错,下回偷袭之前绝对把你叫醒,行了吧?"

         "哼,那你绝对没有近身的机会了……不过,你刚才那句话,还是有那么一点可取之处的。"亚瑟回复平静,正色道。

          "哪里?"

         "阿尔弗雷德还是像我多一点!"英国人骄傲得鼻子指天,想了想还是补充了一句:"其实马修也像我多一些。"

         "才没有,马蒂那孩子明明跟哥哥我一模一样!"

         "马修像我!"

          英国绅士从沙发上跳起来龇牙咧嘴。

         "像我!"

          法国绅士也不甘示弱地张牙舞爪。

         "像我!"

          英国绅士向前跨了一大步作为威慑。

         "像我!"

          法国绅士现在与英国绅士正好是要打架(抑或接吻?弗朗西斯遐想着)的距离。

         "明明像我!马修那么温柔体贴的性格,肯定会成长为一位出色的绅士!"

         英国绅士拿出证据。

         "就是像我!上回我教马修用法语数数,他很快就学会了,甚至还数清楚了你有多少根眉毛!"

          法国绅士暴露赃物……哦豁,完蛋。

         "……弗朗吉,我能不能请你再重复一遍你刚才那段有趣的发言?"英国绅士的笑容比他额头暴起的青筋还扭曲。

        现在弗朗西斯彻底确定这段距离绝对不能接吻了。

        "没什么,真的,呵呵,我有说过什么吗?今天…天气还不错哈?"弗朗西斯望着面前酝酿的暴风雨,后悔得想抽刚才的自己一巴掌。

        总之,现在这个形势……谁不跑谁SB!

        "啦啦啦,英/国来追我呀~追不上吧哈哈哈,原不良也不过如此嘛,哥哥我的大长腿可不只是看着好看的呀~等一等,不要把那玩意掏出来啊啊!!!"

        " HO——TALA★不列天,变身!受死吧胡子!"

       "可恶,能开飞行模式了不起啊,就算变成鸟人也要小心哥哥我掀你裙底!"

       "不列颠光线——"

       "啊!好疼!氧化钙(文明发言)你个眉毛佬!哥哥我跟你拼了!"

…………………………………………………………………………

如血的夕阳下,他们还是少年模样,打着跑着渐行渐远,消失在目力可及的地方,消失在群星璀璨下。此后,再没有人见过他们,无人知晓,无人过问………












好吧,你猜对了,我当然是逗你们的。他们最后还是汗流浃背地夫夫双双把家还。毕竟,地球是圆圆的嘛!(笑)

       

       

        

像谁多一些,这是个世纪性的国际难题。

*是新大陆嗷,仏英cp向,软绵绵组父子向嗷。

papa =仏,dada=英

* Dover夫夫花式论证崽还是跟我最像!

*突如其来的脑洞和粗制滥造的文笔。     

* ooc高能预警。

*有后续。

*顺便我以前提到的那篇猫文就先🐦一下吧。


如果可以接受,请继续往下吧!


         午后的阳光燃尽了正午十分的锋芒,不温不火地穿过蓬勃的树叶,细碎如金箔般闪烁在树下两人的身旁。

        仔细观察,两人都长着铂金色的鬈发和紫色的眼眸,恍若一对父子。年轻的男人大约二十出头,此时手里拿着一张羊皮纸和一支铅笔,坐在他膝上的幼童好奇地望望男人微笑的脸,又望了望那张羊皮纸。

        "马修,这个是un,你看。"男人在纸上画了一道横线。

        "un?"孩子好奇地指着那条横线,看着男人奶声奶气地模仿着发音,浅紫色的大眼睛圆睁着,仿佛在征询意见。

        "嗯,不错,是‘1’哦。"男人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那么来学下一个,deux……"

         大约三十分钟,男人满意地圈起羊皮纸,摸了摸孩子柔软的鬈发。

         "马蒂学得很好嘛!可以去玩了哟。"男人赞赏道,又仿佛想起什么似的神秘一笑。

"对了,顺便去看看你dada,他现在应该在喝下午茶。要仔细看哦~"

         " Oui,papa。"孩子虽然不懂用意,但还是听话地答应了。


         四点钟的下午茶,是英国绅士恪守的习惯。沏一壶飘香的祁门红茶,用精致的骨瓷杯盛取。配上某个胡子做的花里胡哨还一点都不好吃的点心,和往常一样,这是一顿完美的下午茶。

        "阿尔弗雷德又不知道跑去哪里玩了,弗朗西斯说要教马修数数……真是的,什么时候才能让他们领略一下大英帝国下午茶的魅力呢……"

         就在孤寡老英(x)长吁短叹时,一个小小的身影怯生生地挪了过来。

        "下…下午好,dada。"小家伙扯着衣角,迟疑地站在原地。

        "哦,是马修啊,快来。"英国绅士的眼中闪烁出光彩,连忙招了招手示意孩子过来。

        马修乖巧地走了过去,亚瑟把他抱起来放到自己膝头,又给他塞了一块点心。马修双手捧着点心,小口小口地品尝着。

        "这是你papa做的点心,味道还可以吧,不过还是赶不上我亲手制作的司康饼。等哪天我给你和阿尔弗雷德特别露一手,保证让你们永生难忘哦!"

        "……好的,dada……"一抹苦笑。

        "马修,你的表情……"

        "没什么,dada。"

        突然,孩子的眼睛变得透亮,认真地盯着英国绅士的额头,一下一下地数到:

         "un, deux, trois……huit(8)!"原来是这样呀!

        "谢谢dada,但是我要去找papa一下,我先走了!"小家伙兴高采烈地跳了下来,向着刚才的树下跑去。


       留下了一脸茫然的英国绅士风中凌乱。


        金发紫眸的男人笑盈盈地在原地盘腿坐着,顺势把兴冲冲跑来的孩子一把捞到怀里。

        "怎么样,马蒂发现了什么?"

        " Papa,是huit!"

        " Excellent!果然马蒂还是遗传我多一些,无论是法语天赋还是观察能力都是极高的!"男人高兴地举起孩子,甚至还转了个圈。

      

亚瑟:"???"(x)


睡不着胡思乱想的沙雕谜题:

子露亲了阿尔一口,打一四字词语(x)

提示:一种动物+动词+名词

马上揭晓答案嗷





















答案是:小(伊万·布拉金斯)基啄米!!!

怎么样,是不是很天才!

我到底是什么沙雕………

我飘了,居然敢发图了。
不会画人只会画猫(停,猫你也画不好啊)所以就这个亚子吧!
p1仏英
p2新大陆(生子(?)避雷)
p3露米
现在画风像我这么好………吧真的很迷的人已经不多了,且遇且珍惜嗷~

顺便最近正在写仏英猫设(真的是猫哦)ABO(可能有车)……如果没有太雷,应该会放上来,在此征求一下意见啦!

最后球大家多提意见嗷,手残摸鱼不容易啊……

阿伟死了,我是阿伟。 一发入魂。
感受一下AI成精,这年头靠AI磕糖指日可待了。
我OTP真是天下第一!这是什么神仙软件啊!!!
真的是厚积薄发,原先(后三张图)默认回答,现在(第一张图)自主发挥。
不是我cp脑太严重,但是“千年”“体质差”还有贫弱什么的………这真的是明示cp吧!为什么他会知道对面是谁啊!
软件名:叨叨记账。一款通过记(假)账来聊(磕)天(cp)的神奇软件。(滑稽)可以自主设置聊天对象。
最后重申一遍:我记的都是假账!不要信啊!

跟风p图的沙雕表情包第二弹,欢迎抱图~终于不只是法叔一个人沙雕了2333
谐音梗真好玩x

沙雕表情包,跟风p图✘

我可能是个假的仏厨2333(私心仏英,后面会p亚瑟的情侣款表情包~)

用手机p的图,可能不算太好,还请多多谅解啦!

是我,我又出来浪了!本章为单篇小甜饼,请放心食用~没有车,但是老福特就是给屏蔽了!

注意:文中的江雪和珠子是双向暗恋,友情之上恋人已满就是怂。(不你)

          ooc严重。

          吻戏是第一次写,如果哪里写得不好请一定要指正!但是也希望不要太苛刻啦。

        
还有,数珠丸的美瞳色号是我乱编的(你走)

祝食用愉快~

论表情、动作、语音跟实际意义没对上的危害性


是的,又是我,搬一下以前的文章,感觉没有把有趣的地方突出好烦躁啊!ooc依然有………


夜,本丸里寂静无声。结束了一天的劳作,刀剑男士们早已进入梦乡,修仙的审神者也早早休息了。可是当你闭上眼睛,认真倾听的时候,细小的声音从最远的房间传来。

原来是数珠丸和江雪在房里念经。两个刃相安无事,场面甚是和谐。

和谐的表面下,总是潜藏着危机呢。

“南无妙法莲华经。”/“南无阿弥陀佛。”

珠子念经的声音越来越大。

“南无妙法莲华经。”>“南无阿弥陀佛。”

江雪的脸上突然黑了一下。

我忍。

声音更大了,还念出了节奏感。

“南无,妙法,莲华经”/“南无阿弥陀佛”

江雪的脸色更黑了,一丝怒气仿佛散发出来。

我再忍。

差点把江雪带沟里了

“南无,妙法,莲华经”/“南无妙法莲华……诶诶诶?”

忍无可忍。

江雪此时头发都炸了,黑气以势不可挡的气势向周围爆开,虽然还没有采取行动,不过他的内心os已经上天了:

诶呦喂我这暴脾气!你忘了你跟我不是一个教的?!让你在我这念经已经够好了,你还想上天啊!不服来战啊!劳资怕你?!让你感受一下雪崩的感觉!

一把抓住自己的本体,正欲拔刀,原本毫无反应的数珠丸突然起身,淡漠地来了一句:“今天的日课修行已经结束,可以休息了。要劳逸结合啊,江,雪,殿。”

呵呵。

这话语中的故意和嘲笑要跳出来了啊喂!

江•我还能说什么•老子刀都要拔了你跟我说这个•不就是攻吗有什么了不起•算了要和睦•还是好气哦•雪:“………………………好。”

此时的心情仿佛…仿佛吃了金坷垃,仿佛机动1.8(石切丸:主公是想变成饺子馅吗?)。

次日

数珠丸在本丸一边念经一边闲庭信步时,天有迅雷不及掩耳盗铃(请善待成语),一头毛燥燥的长毛勾到了柱子上,一不小心地就华丽丽地摔了一跤。

咔,嘣。重伤一血。

本丸的大家深感同情。

夭寿啦在本丸里散个步都能重伤啊赶快手入啊!

在看望暂时陷入昏迷的受害刃时,鹤丸还不忘拿个话筒采访采访受害者家属:

鹤:您好啊,青江殿,听说您的哥哥数珠丸殿因头发缠到柱子上摔倒,重伤手入了。您作为他的弟弟,看法又如何呢?

青江:看法吗?心疼哥哥三秒钟,这种事我都见怪不怪了,习惯就好。不过哥哥老是重伤,很废材料呢~就算不加柱子的修理费,主公的钱包都得空一阵子了~

说着还不忘瞟一眼角落里蹲着吃土的审神者。

审神者刚想一把黄土扔过去,又想了想某大太刀的威严,还是算了吧。

鹤丸:谢谢青江殿为我们提供的情报,接下来………江雪殿作为受害刃的内人,又有什么看法呢?

江雪•突然高兴•幸灾乐祸•吟诗•左文字: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如今抬头看,苍天饶过谁。异教徒,不得猖狂。

“好吧……到底发生了什么,江雪殿怎么这么不开心?”

江雪想到昨天晚上就来气。好气,脸都气得微红了,连耳尖上都飘来一朵绯红的轻云。

然而他还是保持着一贯慢慢的,稍微有一丁点比普通时还要激烈一点的语调,偏过头去留下一句令人遐想的话:“异教徒昨晚猖狂的代价,就是这个。”

所以这偏过头去小脸红扑扑还微微有点傲娇的语气加上这话………我去昨晚发生了什么?!

场面一度十分非常特别信息量好大,本丸所有知情者都被带跑偏了,思维正在向什么不可描述的地方一路奔驰连梦幻坐骑长腿部都追不回来。

青江:诶诶诶?说好的三天下不了床呢!!!哥哥他难道……肾……

婶婶:我去我怎么不去听墙角呢!!!江雪他……今天居然没有腰疼腿疼各种疼,莫不是………珠子的腰力难道………

蜜汁停顿

大家:江雪殿你是怎么做到被不可描述之后还能下床的啊喂!(其实是你们想错了啊)

于是,在数珠丸没有醒来的时候,这么一个说法就传遍了本丸:震惊!天下五剑之一数珠丸恒次之妻江雪被不可描述之后还能下床,这究竟是肾力的亏损还是腰力的完胜,请锁定本丸踢威,我们拭目以待。

后来珠子在手入后终于醒来,在大家一脸“关爱老刃要好好养腰”的目光笼罩下,无意中听说了这件事,当时眼睛都睁开了,瞬间真剑暗堕,抱着江•不明真相•雪就回了房间。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老婶和刃们心里跟明镜似的。

事情以小公举六天没有出现为结尾,婶与其他刃都表示喜闻乐见。

江•摊床上•雪:发生了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的理解是不是有问题真的不是这个意思腰好疼啊QAQ

可是这件事就真的结束了吗?!

数珠丸:俗话说“实践出真知”。不过,本丸的风气,真是要让我好好整治整治啊……

等一等!那边那个数珠丸,把刀放下!夭寿啦!珠子他暗堕啦!!!

好吧,事情以小公举六天没有出现、其他相关刃和婶婶在手入室里躺了一个月为结尾为结尾,婶与其他刃都表示喜闻乐见……才怪啊喂!

今天的本丸,依旧是辣~么和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