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若风语

论表情、动作、语音跟实际意义没对上的危害性


是的,又是我,搬一下以前的文章,感觉没有把有趣的地方突出好烦躁啊!ooc依然有………


夜,本丸里寂静无声。结束了一天的劳作,刀剑男士们早已进入梦乡,修仙的审神者也早早休息了。可是当你闭上眼睛,认真倾听的时候,细小的声音从最远的房间传来。

原来是数珠丸和江雪在房里念经。两个刃相安无事,场面甚是和谐。

和谐的表面下,总是潜藏着危机呢。

“南无妙法莲华经。”/“南无阿弥陀佛。”

珠子念经的声音越来越大。

“南无妙法莲华经。”>“南无阿弥陀佛。”

江雪的脸上突然黑了一下。

我忍。

声音更大了,还念出了节奏感。

“南无,妙法,莲华经”/“南无阿弥陀佛”

江雪的脸色更黑了,一丝怒气仿佛散发出来。

我再忍。

差点把江雪带沟里了

“南无,妙法,莲华经”/“南无妙法莲华……诶诶诶?”

忍无可忍。

江雪此时头发都炸了,黑气以势不可挡的气势向周围爆开,虽然还没有采取行动,不过他的内心os已经上天了:

诶呦喂我这暴脾气!你忘了你跟我不是一个教的?!让你在我这念经已经够好了,你还想上天啊!不服来战啊!劳资怕你?!让你感受一下雪崩的感觉!

一把抓住自己的本体,正欲拔刀,原本毫无反应的数珠丸突然起身,淡漠地来了一句:“今天的日课修行已经结束,可以休息了。要劳逸结合啊,江,雪,殿。”

呵呵。

这话语中的故意和嘲笑要跳出来了啊喂!

江•我还能说什么•老子刀都要拔了你跟我说这个•不就是攻吗有什么了不起•算了要和睦•还是好气哦•雪:“………………………好。”

此时的心情仿佛…仿佛吃了金坷垃,仿佛机动1.8(石切丸:主公是想变成饺子馅吗?)。

次日

数珠丸在本丸一边念经一边闲庭信步时,天有迅雷不及掩耳盗铃(请善待成语),一头毛燥燥的长毛勾到了柱子上,一不小心地就华丽丽地摔了一跤。

咔,嘣。重伤一血。

本丸的大家深感同情。

夭寿啦在本丸里散个步都能重伤啊赶快手入啊!

在看望暂时陷入昏迷的受害刃时,鹤丸还不忘拿个话筒采访采访受害者家属:

鹤:您好啊,青江殿,听说您的哥哥数珠丸殿因头发缠到柱子上摔倒,重伤手入了。您作为他的弟弟,看法又如何呢?

青江:看法吗?心疼哥哥三秒钟,这种事我都见怪不怪了,习惯就好。不过哥哥老是重伤,很废材料呢~就算不加柱子的修理费,主公的钱包都得空一阵子了~

说着还不忘瞟一眼角落里蹲着吃土的审神者。

审神者刚想一把黄土扔过去,又想了想某大太刀的威严,还是算了吧。

鹤丸:谢谢青江殿为我们提供的情报,接下来………江雪殿作为受害刃的内人,又有什么看法呢?

江雪•突然高兴•幸灾乐祸•吟诗•左文字: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如今抬头看,苍天饶过谁。异教徒,不得猖狂。

“好吧……到底发生了什么,江雪殿怎么这么不开心?”

江雪想到昨天晚上就来气。好气,脸都气得微红了,连耳尖上都飘来一朵绯红的轻云。

然而他还是保持着一贯慢慢的,稍微有一丁点比普通时还要激烈一点的语调,偏过头去留下一句令人遐想的话:“异教徒昨晚猖狂的代价,就是这个。”

所以这偏过头去小脸红扑扑还微微有点傲娇的语气加上这话………我去昨晚发生了什么?!

场面一度十分非常特别信息量好大,本丸所有知情者都被带跑偏了,思维正在向什么不可描述的地方一路奔驰连梦幻坐骑长腿部都追不回来。

青江:诶诶诶?说好的三天下不了床呢!!!哥哥他难道……肾……

婶婶:我去我怎么不去听墙角呢!!!江雪他……今天居然没有腰疼腿疼各种疼,莫不是………珠子的腰力难道………

蜜汁停顿

大家:江雪殿你是怎么做到被不可描述之后还能下床的啊喂!(其实是你们想错了啊)

于是,在数珠丸没有醒来的时候,这么一个说法就传遍了本丸:震惊!天下五剑之一数珠丸恒次之妻江雪被不可描述之后还能下床,这究竟是肾力的亏损还是腰力的完胜,请锁定本丸踢威,我们拭目以待。

后来珠子在手入后终于醒来,在大家一脸“关爱老刃要好好养腰”的目光笼罩下,无意中听说了这件事,当时眼睛都睁开了,瞬间真剑暗堕,抱着江•不明真相•雪就回了房间。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老婶和刃们心里跟明镜似的。

事情以小公举六天没有出现为结尾,婶与其他刃都表示喜闻乐见。

江•摊床上•雪:发生了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的理解是不是有问题真的不是这个意思腰好疼啊QAQ

可是这件事就真的结束了吗?!

数珠丸:俗话说“实践出真知”。不过,本丸的风气,真是要让我好好整治整治啊……

等一等!那边那个数珠丸,把刀放下!夭寿啦!珠子他暗堕啦!!!

好吧,事情以小公举六天没有出现、其他相关刃和婶婶在手入室里躺了一个月为结尾为结尾,婶与其他刃都表示喜闻乐见……才怪啊喂!

今天的本丸,依旧是辣~么和平呢~

虐狗,要从小刃抓起。

这里新人,第一次在老福特发文~还是请多多指教啦!

本篇为短篇,年龄操作有,是幼年江雪,少年珠子。

只是一个突发脑洞,因为江雪还是小刃,所以ooc?希望可以接受。

这篇文章在bcy里也发了,并不是抄袭。bcy@霜若风语

接下来,走你!

今天是个晴天,绵羊一样的白云在碧色的天空中娴静地漫步。地下的本丸,大家都在外面晒太阳、嬉戏打闹。连明石也坐在走廊上,真是百年难得一见啊。

尽管是这样的好天气,也免不了某两刃的缺席。

向着本丸的背阴面走去,有一座佛堂,安静而穆肃,只有一个小小的冰蓝团子在中间打坐。原来是……才10级的小江雪。

今天的雪团子,仍然不高兴呢。

小雪团子静悄悄打了一会儿座,看四下无人,奶声奶气地来了一句:“我不高兴!”然后……又继续打坐了。

诶?门口暗中观察的小珠子,你去哪啊?

又回来了,还带了个好东西。

小江雪依然在佛堂里一个刃打坐。谁给的仙人团子啊?

小江雪抬头一看,是那把比他大一点的少年太刀。:“……数珠丸哥哥?”

小珠子将那串团子塞到小江雪手里,略显老成地说:“现世充满了苦痛,缓和这些痛苦的正是信仰,也是僧人的职责。这个给你,请江雪殿高兴起来吧。”

不过说就说吧,脸红啥?

小江雪借过那串团子,脸也是微红的,几片樱花瓣翩翩舞落。

“…谢谢数珠丸哥哥。”

小江雪抬眼微微一笑,又继续说:“现在我很开心。”

BOOM!

好像有什么东西炸掉了,哪儿来这么多樱花瓣啊?!喂喂喂,那边那个小珠子,你还好吧?艾玛,重伤了!诶?重伤樱吹雪不累吗?